万年历
您当前的位置 : 临海新闻网 >> 人文 >> 历史风情
字号:    [打印]

驿路行歌 ——唐诗中的台州官员们(之一)

作者:陈引奭  来源:临海新闻网  时间:2021-12-05

  《嘉定赤城志》是宋嘉定年间临海陈耆卿所编著的著名地方志书,对台州历史资料搜罗比较详实,体例也较为完备。但由于时代等各方面条件的局限,难免存在一些缺漏。《赤城志》记载,自唐武德元年(618)至天祐四年(907),289年间,共列台州刺史117人。喻长霖所编的《民国台州府志》所列唐代台州刺史126人,增补9人。近年来,经专家挖掘考证补遗,经查证唐代台州刺史达到142人。

  而在《全唐书》《天台集》等相关诗文集中,目前保留下来的与台州刺史相关的诗文不算很多,有24人,自己留有诗作的17人,在这些为数不多的传世诗作中,能明确在台州留有诗作的是8人;有些是刺史们在各地为官,客宦羁旅之作;还有一些是当时名臣显宦相赠或朋友唱和之作。在有些传世的诗作中,大约可以读到这些台州刺史们的文学修养、生命历程、朋侪师友、所思所感等等,也可以让人想见唐代台州刺史们的文采风流、情怀襟抱。经搜罗辑纂,分列于下:

  来济

  来济(610-662),初唐重臣,官至宰相。武德年间,来济举进士。后受唐太宗倚重,贞观十七年任通事舍人,迁中书舍人,与令狐德棻同撰《晋书》。永徽二年(651),拜中书侍郎,兼弘文馆学士,监修国史。永徽四年(653),加同中书门下三品(即宰相)。永徽六年(655),拜中书令、检校吏部尚书。因反对“废王立武”,被天后武则天所恨。显庆元年(656),兼太子宾客,进南阳县侯。显庆二年(657),兼太子詹事。同年与褚遂良、韩瑗等被构陷,贬台州刺史。显庆五年(660),改任庭州(在西突厥十姓的边界,今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)刺史。龙朔二年(662),西突厥入寇庭州,力战阵亡,时年53岁。著有文集30卷传于世。

  来济传世诗有《出玉关》:敛辔遵龙汉,衔凄渡玉关。今日流沙外,垂涕念生还。

  唐太宗李世民则有《饯中书侍郎来济》:暧暧去尘昏灞岸,飞飞轻盖指河梁。云峰衣结千重叶,雪岫花开几树妆。深悲黄鹤孤舟远,独叹青山别路长。聊将分袂沾巾泪,还用持添离席觞。

  此二诗虽然与台州临海无涉,但来济被贬为台州刺史却是真实的历史事件,且从被贬台州到改任庭州刺史,时间跨度两年有余。如没有其他原因,来济贬台州刺史,应该是到任过的。

  闾邱胤

  闾邱胤,唐武德四年(621)因征讨李子通有功授丽州刺史,八年废丽州调任。《嘉定赤城志》列闾邱胤于贞观十六年(642)任台州刺史。其后任所列徐永为贞观二十年(646)。《寒山子诗集》相传为闾邱胤所搜辑并序,且留有“寒山无踪迹,五马隐青山”之句。宋欧阳修编撰的《新唐书艺文志》中也已收录《寒山子诗集》,当时分为七卷。但据闾邱胤序文所言,寒山子“隐居天台唐兴县西70里”。按唐兴县改名于宋高宗上元二年(675),而闾邱胤任台州刺史在贞观十六年(642)至二十年(646)之间,前后相差近30年。且此序言语多玄幻,应非闾氏本人所为,而为唐时后来人托名所作。

  序文全文如下:

  《寒山子诗集序》(唐台州刺史闾丘胤撰)

  详夫寒山子者,不知何许人也,自古老见之,皆谓贫人风狂之士。隐居天台唐兴县西70里,号为寒岩,每于兹地时还国清寺。寺有拾得,知食堂,寻常收贮余残菜滓于竹筒内,寒山若来,即负而去。或长廊徐行,叫噪陵人,或望空独笑。时僧遂捉骂打趁,乃驻立抚掌,呵呵大笑,良久而去。且状如贫子,形貌枯悴,一言一气,理合其意,沉思有得,或宣畅乎道情。凡所启言,洞该玄默。乃桦皮为冠,布裘破弊,木屐履地。是故至人遯迹,同类化物。或长廊唱咏,唯言“咄哉咄哉!三界轮回”。或于村墅,与牧牛子而歌笑;或逆或顺,自乐其性,非哲者安可识之矣。胤顷受丹丘薄宦,临途之日,乃萦头痛,遂召日者医治,转重。乃遇一禅师,名丰干,言从天台山国清寺来,特此相访。乃命救疾。师舒容而笑曰:“身居四大,病从幻生,若欲除之,应须净水。”时乃持净水上师,师乃噀之,须臾祛殄。乃谓胤曰:“台州海岛岚毒,到日必须保护。”胤乃问曰:“未审彼地当有何贤,堪为师仰?”师曰:“见之不识,识之不见。若欲见之,不得取相,乃可见之。寒山文殊,遯迹国清;拾得普贤,状如贫子,又似风狂,或去或来,在国清寺库院走使,厨中着火。”言讫辞去。胤乃进途,至任台州,不忘其事。到任三日后,亲往寺院,躬问禅宿,果合师言。乃令勘唐兴县有寒山、拾得是否。时县申称,当县界西70里内有一岩,岩中古老见有贫士,频往国清寺止宿,寺库中有一行者,名曰拾得。胤乃特往礼拜。到国清寺,乃问寺众:“此寺先有丰干禅师院在何处?并拾得、寒山子见在何处?”时僧道翘答曰:“丰干禅师院在经藏后,即今无人住得,每有一虎,时来此吼。寒山、拾得二人见在厨中。”僧引胤至丰干禅师院,乃开房,唯见虎迹。乃问僧宝德、道翘:“禅师在日,有何行业?”僧曰:“丰干在日,唯攻舂米供养,夜乃唱歌自乐。”遂至厨中,灶前见二人向火大笑,胤便礼拜。二人连声喝胤,自相把手,呵呵大笑叫唤,乃云:“丰干饶舌,饶舌。弥陀不识,礼我何为?”僧徒奔集,递相惊讶:何故尊官礼二贫士?时二人乃把手走出寺。乃令逐之。急走而去,即归寒岩。胤乃重问僧曰:“此二人肯止此寺否?”乃令觅访,唤归寺安置。胤乃归郡,遂置净衣二对、香药等持送供养。时二人更不返寺,使乃就岩送上,而见寒山子乃高声喝曰:“贼!贼!”退入岩穴,乃云:“报汝诸人,各各努力。”入穴而去。其穴自合,莫可追之。其拾得,迹沉无所。乃令僧道翘等,具往日行藏,唯于竹木石壁书诗,并村墅人家厅壁上所书文句三百余首,及拾得于土地堂壁上书言偈,并纂集成卷。


分享到:
 相关新闻:
 
 微信公众号
  临海新闻
  国内新闻
  国际新闻
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·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·保留所有权利 | 网站简介 | 版权声明 | 刊登广告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律师
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| 浙新办[2006]31号 |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:330000800006 | 浙ICP备06040867号 | 法律顾问: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
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:电话:0576-89366753 电子邮箱:lhswgb@126.com
百度